导航资讯

主页 > 罗平新闻 >

罗平新闻

搜狐医药 沈琳教授:实体瘤中胃癌最难治!提高生存

发布时间: 2020-11-09 点击数:

出品 | 搜狐健康

作者 | 吴施楠

编辑 | 袁月

“所有实体瘤里最难治的就是胃癌。”近日,在给生命以时光系列活动之胃道?酸甜苦辣媒体开放日现场,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教授直指胃癌治疗之难。

根据最新癌症统计数据,胃癌已成为我国仅次于肺癌的第二大癌种,且80%左右的胃癌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。而在治疗方面,可选择的治疗方案又很少、疗效存在局限。这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我国胃癌患者总体生存率较低。据国家癌症中心2018年数据显示,中国胃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仅为36%,远低于胃癌同样高发的日本和韩国。

“以前说‘化疗化疗,一化就了’,其实代表着一种面对绝大部分晚期胃癌患者的无奈。失去了手术治愈的机会之后,以往只能采用化疗;而化疗药物疗效有限,即便发展至新型化疗方案,通常也只能带来不到一年的生存获益,所以到了这一步,往往就意味着患者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。”沈琳教授坦言。

由此可见,基数大、分期晚、生存差已成为胃癌在中国的流行病学现状。如何才能提高胃癌生存率?沈琳教授表示,这需要从两方面入手,一方面加强预防和早期筛查,另一方面晚期创新治疗势在必行。

“胃不仅仅是一个容量和消化器官,同时,它还是一个内分泌器官、免疫器官,影响全身免疫系统、代谢系统和循环系统等。因此养胃很重要。”沈琳教授强调,如果胃部出现不适,一定及时就医,及早发现问题,才能有更多的治疗选择。

在胃癌晚期治疗方面,由于胃癌异质性较强,在治疗上面临着比其他癌症更大的困难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多年来,针对晚期胃癌的创新治疗探索力度正在不断加大。不过,其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在其他癌症治疗中进展飞速的靶向治疗,用于胃癌却并不如意。胃癌的免疫治疗也始终没有迎来好消息。

但在沈琳教授看来,没有人会否认免疫治疗在胃癌中一定会有一类有效人群。沈教授和全球众多临床研究学的坚持,给胃癌的免疫治疗带来了新希望。今年9月,历时四年的全球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 -649三期临床结果正式公布。其结果证实,与单独化疗相比,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的晚期或转移性胃癌、胃食管连接部癌(GEJ)或食管腺癌患者,取得了具有统计显著性及临床意义的总生存期(OS)及无进展生存期(PFS)获益。

沈琳教授介绍,CheckMate -649研究具有两个明显特点,一是样本量迄今为止最多,超过2000例;二是中国患者比例占到13.4%,打破了以往同类研究中没有中国患者入组的局面。

作为CheckMate -649研究的中国主要研究者,沈琳教授表示,“这样实实在在的结果与数据一定会改变全球整个胃癌一线治疗格局,会成为我们重要的治疗指南依据。”

谈到免疫治疗的临床应用,沈琳教授认为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注意。胃癌免疫治疗很可能只对其中的一部分患者有良好的效果,在临床实践中,如何选择合适的生物标志物、哪些生物标志物可以用来筛选患者等,都是需要注意的地方。